港女大觀園

湊女之需要

在香港拍拖,要服待港女,基本上,等於湊女.而個女仲要係相等於10歲以下的小學生.我唔係話佢地智商似小學生呀,而係佢地會Expect 你好似湊小學生咁湊佢地.
Jason 有幸曾在托兒所,呀唔係,係補習社工作.對照顧小學生都有D心得.
上次同朋友Mr. G食飯,又講起呢個話題,
“湊小學生同湊港女差不多,分別係,你不用帶港女去洗手間,不過就要在洗手間門口等佢.
小學生都識自己拿書包,港女就要你幫佢拿袋.”
“點至呀,佢飲野你要幫佢插好飲管,上次我見到有個女孩,廿十多歲,和我們差不多大,鞋帶鬆了,個男仔幫她綁.”
“有D女仔會覺得咁嘅男仔先Gentleman,其實就成個僕人咁.”
“這些叫做韓劇觀眾症後群,睇得韓劇多,係好多女仔係Single 的原因.”
“關咩事呀?”
“佢地期待一個白馬王子和僕人的混合體,根本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而最大問題係,佢地根本唔係公主…”
如果悶的話都可以同港女拍吓拖,但就要有湊女之心理準備.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拎不起,放得低

人越大,便越能放得低,但同樣地,亦很難拎得起.
十多歲的時侯,我很容易便喜歡上一個人,很容易會將一個人放在心里面,然後向全世界宣佈我喜歡她.每日會留意她的一舉一動,每日一定會爭取時間同她聊天,上堂的時侯思考一下一陣間同她傾的話題,小息買野食的時侯盡量排在她後面.每日的生活就是這樣.
後來,當我失去她的時侯,我也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把她放下.主要的原因,係我一直以為她係唯一.
就好似咖啡師說”我要沖一杯專屬的咖啡給你”一樣,呢句說話他和每一個入店里的客人都是這樣說,每一杯咖啡也是唯一,也其實沒有真正的唯一.
就像那個女孩,初時遇到的時侯我以為她是唯一,失去了之後,又遇到另一個唯一,然後又另一個.在我遇到幾個不同的女孩之後,我發現她們是多麼的相似,原來咖啡就是咖啡,女孩就是女孩.
然後,我漸漸變成一個拎不起,放得低的人.
我不清楚這是好還是不好,但卻是一個自然進程.
有時真想問16歲的那個自己,這樣的進化,你滿意嗎?
現在我不會希望自己能放低一個人,我反而希望我仍然可以,將一個人,好好的放在心里,可以很容易便”拎得起”.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神秘的初戀

就像很多人所說,初戀總是神秘的,不是因為對方很特別,而是因為已經隔了這麼久,你已在我心中,一次又一次地被我修改,到了最後已很難回答,有甚麼發生過,有甚麼沒有發生.
我記得,在很多年前,每個星期我都會告訴你,我所有發生的事情,在我還是宅男的中學年代.
你總是很細心地聆聽,我當時深受感動.後來,我問起你原因,原來只係因為你當時幾得閒,冇乜野做.
知道了真相之後就是這樣,成件事唔再浪漫.
再後來,你成了心理學家,而我成了作家,我才發現和明白,為甚麼會有我們這種配搭.
因為我需要的是長期廣播自己的心情,我需要的是一個聽衆,而你需要的,是感到自己被需要,我們就是Perfect Fit.
在過了這麼多年後,我竟發現我對你了解不多.你總是說一些關於別人的事情,而在那些事中,也沒有談到你自己.
所以我說你是幻影.
你就像搖籃曲的搖籃.那些人聽着搖籃曲睡着了,不會察覺到有搖籃,但是,如果沒有搖籃,他們要睡在哪兒呢?
而我之後,也沒有遇到像你這樣的人了.
我反而遇到很多像我這樣,需要長期廣播自己的心情的人,而我,也變得越來越像你了.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最後一次

我們總算變成了朋友.在我花了很多年去處理可惜和內疚的情感之後.
在一個星期六,你約了我去Brunch Club and Supper 食午餐.
我們仍然和以前那樣,那麼多話題.
雖然大家說話都包裝了,客氣了好多.
你成為了心理學家,而我,幸運地沒有變成病人.
我們對話中,缺少了互串對方,已經沒有了親切感.我覺得成件事已唔再好玩,有趣.
接着的星期六,我們去看了你最喜歡的Swing Concert.
完場的時侯,你靠着我,我竟有想縮開的衝動!
我突然發現,當你由少女變成中女,我已經漸漸不喜歡你.而殘存着的一種,想你喜歡我的感覺,只是來自一種不甘心.
我喜歡的,只是回憶.
這竟然亦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一切以期待開始,以沈默終結.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第一次

其實我仍然記得,偶然會想起,第一次我們四目交投的時光.
我印象最深刻的,最想記住的,不是後來發生的一切.那些,互相傷害的畫面,拉拉扯扯幾個月,許多時間的浪費,我是不想記起啦.但就算連曾經的甜蜜,我也不想記住.
我最想記住的是,第一次見你時,你的純真,你的微笑,你穿着校服,束着馬尾,當時的我,也沒有覺得你漂亮,但就覺得好有親切感.我更想記得的是,當時的自己,當時未來廣闊的為我們開敞着,這也許也是一種錯覺,但至少讓我開心了很久.
如果可以選擇,我和你之間,我會只記住這個第一次,然後把其他的都刪掉.
人,為甚麼不能用自己喜歡的方式處理回憶?

Standard
港女大觀園

Financial Planner 上 Skout

我有啲朋友都有玩 Skout 嘅.咁大家single 又無話唔玩得嘅.之前,我個朋友就有個咁嘅經歷.
朋友C,乖仔一名,四眼斯文,名校畢業,但因為工作關係唔係太容易識女仔.於是咪用吓App 識人.
咁就俾佢識到一個斯斯文文的女仔,長頭髮,文靜Type,叫Isabella,佢就覺得好啱自己.於是就約出來,佢地去了又一城食Lunch,約出來之前Isabella 都有話自己係做保險嘅,不過朋友C覺得 Isabella 唔係好Chur 那一種人,都可以試下做朋友呀.
第一次約出來食飯,首先,朋友C好高興,Isabella 真人同張相差不多.之後,大家都相處得好融洽,大家閒話家常,她又冇講保險之事,她個人又真係好斯文.於是朋友C對她印象都好好,之後他們仲去了行書店.
好快又約了第二次食飯,依然感覺良好,言談中也是傾吓養貓,以及家庭樂等話題,朋友C覺得呢個女孩十分正常,打算追她了.
之後Isabella 去了公司的Trip, 回來後朋友C急不及待打電話給她,跟她聊天,又想再約她出來,點知,Isabella 在電話里面,用温柔的聲線,和朋友C說,”其實呢,雖然我上年拿了MDRT,但今年到宜家為止我都未開單呀,所以我呢排,要做野,比較忙”,然後將話題一轉,”咁其實你買了危疾未呀?危疾要一人一份放在屋企看門口,男人到咗30歲好多病痛都會來…”
朋友C即刻收起熱情,變回佢平時的Poker Face,” 哦講得好好呀.”
Isabella 見自己衰咗, 就話”咁其實我都好忙,我地遲D再傾.”,便匆匆收線.,
一切由電話開始,亦由電話終結.

Standard
Carolyn 公主

公主眼中的公主

那一日,我在Cafe如常寫作,正在想究竟仲可以寫些甚麼是關於Carolyn, 突然,我望一望門口,有一個好似Carolyn 的人,唔係,係Carolyn 衝了入來!
“Jason, 你點解會係度?”
“我出來寫吓稿,多點靈感.你呢?
“我約咗個Friend 食High Tea,但我早到了成個鐘,所以先來這里坐一下.”
“你和A先生點呀?在Facebook 見到你地成日一齊”
“Oh it’s a very good question! I don’t know, it’s a mess!”
“你地又復合了?”
“I don’t know.He is my best friend!”
“你地成日一齊,他會唔會以為你地拍緊拖?”
“唔知佢.不過我Facebook 都冇寫In a Relationship 呀.”
原來Facebook 就是生活,比真實更真實.
“你地會唔會結婚?”
“不會!” 她十分肯定地說.
“咁如果佢向你求婚?”
“我咪Say No,我會叫他專注事業,我會話”等你事業好D先啦.””
“但你日日同佢一齊,仲邊有時間識一個新的?你又成日話要找個事業有成的.”
以下說話,真的出自她口中,
“其實我有嚴重的自戀傾向,我有公主病,要人Serve 架,事業有成的邊會理我呀!”
我好驚訝,原來佢知架.
“你自己都知?”我問
“你又知?你點知?” 她更驚訝,她以為她將秘密講咗俾我聽.
“看得出來呀!所以你就同A先生一齊?因為佢係僕人?”
Carolyn 似被看穿了一般,嘆一口氣,“係,不過,He is not servant enough, 我想揾個再僕人一點的.”
“吓,佢仲唔夠僕人呀?!”
“我想找一個真心Serve 我的人呀,你有冇聽過Servant Leadership…..”
Carolyn 公主有自知之明,目標明確,值得讚賞,我在這里祝她好運.雖則我覺得她尋找的,都算係Mission Impossible.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