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ason

黑白配

每個愛情故事,都有一個遺憾.
因為如果沒有遺憾,那已經是一段愛情關係,兩個人在這段關係中,簡單地生活着,當然就不會有一個人,在深夜12點,坐在電腦面前,充當作家,把一切寫成故事吧.
我甚至認為,所有愛情故事,都是因為有一個人,在深夜睡不着而出現的.
那一天,偶然再聽到這一首歌,心理上的錯覺,讓我感到時間一下子回到2006 年,我是學生時代的我,住在San Francisco,你的香味,你的眼神,你的一切,我仍然感到熟悉.
以前聽到有人話,10年前的事,感覺好像昨天一樣,我係唔會相信,但今日,我真的有這一種感覺.
青春好像被鎖在某一個時空里,我們則頭也不回地向前跑,停下來,回頭一看,原來”我們”已離我這麼遠了.
這些年有很多的承諾未兌現,但是又有一些新的承諾出現了.
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我們來不及維繫,成為了一個個遺憾.因為遺憾,成就了一個作家.

Advertisements
Standard
By Jason

回到大學時

總是有點懷念從前的時光,也不是说以前的生活比較美好,而是,從前的自己比較單純吧。
所以,在我眼中,世界是美好的。
從前的我,不用擔心在街逛着,然後被California Fitness 的‘Coach’捉去做運動減肥,去美容院按摩又話要安排你做淋巴機。認識了一個女孩,見了數次後,她開囗同我sell 保險.從前的我,心目中沒有騙子這回事.
從前的我們, 一心一意地去喜歡一個人,一件事,然後義無反顧的去追求.但是,又由甚麼時侯開始,心態轉變了呢?
也許是, 當我一心一意地去追求, 結果又不如我所願時, 當我漸漸地花了很多氣力, 卻沒有結果時.
也許就是這些看似無關的大小事, 夾雜在一起的時候, 對我產生了一種, 我自己也估計不到的影響, 這個情形就好似你不斷在沙灘上寫字, 砌城堡, 之後海浪會沖過來, 然後所有事都不留痕跡, 所有事都從頭來過. 當你經歷過幾次這樣輪轉的過程, 你還有心機去玩這個遊戲嗎?
現在的我,見了某個女孩,天真無邪的笑容時,我還可以打從心底去相信嗎?
你,可以嗎?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因為一個女孩

你曾經係一個數學教師.你在美國大學里修讀數學,然後畢業後經常被問到”為何會讀Science?” 每一次,你其實都好想告訴對方,這是一個可笑的約定,但是又覺得太幼稚了,所以說不出口.
中六那一年你失戀了,你很傷心,選大學的時侯原本你是想選藝術設計系的.但是你發現你一思考藝術你就用到情緒,一運用到情緒你就想起那個女生.
有一天,你告訴自己,你不想再想起她了,於是你選了一個最科學的系-數學糸.
當你在做着Calculus 的題目的時侯,不會有任何心里上的不適,反而有一種安穩的感覺.
而這樣一來,她又像一個紋身一樣,變成你不可磨滅的一部份.
多年之後,你沿路走來,輾轉成為作家,好像過了這麼多年,你又回到了藝術.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你終於成為你自己了.
而她,也成為了你寫故事的其中一個原因.
下次有人再問你 “為何會讀數學?”時,也許你會微笑,然後把真相告訴她.
”這是,因為一個女孩…”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有一種不愛,叫仍然愛

有一種不愛,叫仍然愛.這是看似矛盾的事實.
如果真的不愛,根本不用提起這件事.
如果有一個人,他常常提起另一個人,在言談中提起她,在文章中提起她.那麼即使他將她說得多麼差,多麼多缺點,他始終對她仍是很重視的.這個人仍然在他心目中有很重要的地位.
說了這麼久,我是在說我自己.
當我開始寫作後,我才發現,我的初戀仍在我心目中佔很大的位置.
你的初戀故事又是如何?
你仍然記得她嗎?還是已不願想起呢?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拎不起,放得低

人越大,便越能放得低,但同樣地,亦很難拎得起.
十多歲的時侯,我很容易便喜歡上一個人,很容易會將一個人放在心里面,然後向全世界宣佈我喜歡她.每日會留意她的一舉一動,每日一定會爭取時間同她聊天,上堂的時侯思考一下一陣間同她傾的話題,小息買野食的時侯盡量排在她後面.每日的生活就是這樣.
後來,當我失去她的時侯,我也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把她放下.主要的原因,係我一直以為她係唯一.
就好似咖啡師說”我要沖一杯專屬的咖啡給你”一樣,呢句說話他和每一個入店里的客人都是這樣說,每一杯咖啡也是唯一,也其實沒有真正的唯一.
就像那個女孩,初時遇到的時侯我以為她是唯一,失去了之後,又遇到另一個唯一,然後又另一個.在我遇到幾個不同的女孩之後,我發現她們是多麼的相似,原來咖啡就是咖啡,女孩就是女孩.
然後,我漸漸變成一個拎不起,放得低的人.
我不清楚這是好還是不好,但卻是一個自然進程.
有時真想問16歲的那個自己,這樣的進化,你滿意嗎?
現在我不會希望自己能放低一個人,我反而希望我仍然可以,將一個人,好好的放在心里,可以很容易便”拎得起”.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最後一次

我們總算變成了朋友.在我花了很多年去處理可惜和內疚的情感之後.
在一個星期六,你約了我去Brunch Club and Supper 食午餐.
我們仍然和以前那樣,那麼多話題.
雖然大家說話都包裝了,客氣了好多.
你成為了心理學家,而我,幸運地沒有變成病人.
我們對話中,缺少了互串對方,已經沒有了親切感.我覺得成件事已唔再好玩,有趣.
接着的星期六,我們去看了你最喜歡的Swing Concert.
完場的時侯,你靠着我,我竟有想縮開的衝動!
我突然發現,當你由少女變成中女,我已經漸漸不喜歡你.而殘存着的一種,想你喜歡我的感覺,只是來自一種不甘心.
我喜歡的,只是回憶.
這竟然亦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一切以期待開始,以沈默終結.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第一次

其實我仍然記得,偶然會想起,第一次我們四目交投的時光.
我印象最深刻的,最想記住的,不是後來發生的一切.那些,互相傷害的畫面,拉拉扯扯幾個月,許多時間的浪費,我是不想記起啦.但就算連曾經的甜蜜,我也不想記住.
我最想記住的是,第一次見你時,你的純真,你的微笑,你穿着校服,束着馬尾,當時的我,也沒有覺得你漂亮,但就覺得好有親切感.我更想記得的是,當時的自己,當時未來廣闊的為我們開敞着,這也許也是一種錯覺,但至少讓我開心了很久.
如果可以選擇,我和你之間,我會只記住這個第一次,然後把其他的都刪掉.
人,為甚麼不能用自己喜歡的方式處理回憶?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