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因為一個女孩

你曾經係一個數學教師.你在美國大學里修讀數學,然後畢業後經常被問到”為何會讀Science?” 每一次,你其實都好想告訴對方,這是一個可笑的約定,但是又覺得太幼稚了,所以說不出口.
中六那一年你失戀了,你很傷心,選大學的時侯原本你是想選藝術設計系的.但是你發現你一思考藝術你就用到情緒,一運用到情緒你就想起那個女生.
有一天,你告訴自己,你不想再想起她了,於是你選了一個最科學的系-數學糸.
當你在做着Calculus 的題目的時侯,不會有任何心里上的不適,反而有一種安穩的感覺.
而這樣一來,她又像一個紋身一樣,變成你不可磨滅的一部份.
多年之後,你沿路走來,輾轉成為作家,好像過了這麼多年,你又回到了藝術.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你終於成為你自己了.
而她,也成為了你寫故事的其中一個原因.
下次有人再問你 “為何會讀數學?”時,也許你會微笑,然後把真相告訴她.
”這是,因為一個女孩…”

Advertisements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有一種不愛,叫仍然愛

有一種不愛,叫仍然愛.這是看似矛盾的事實.
如果真的不愛,根本不用提起這件事.
如果有一個人,他常常提起另一個人,在言談中提起她,在文章中提起她.那麼即使他將她說得多麼差,多麼多缺點,他始終對她仍是很重視的.這個人仍然在他心目中有很重要的地位.
說了這麼久,我是在說我自己.
當我開始寫作後,我才發現,我的初戀仍在我心目中佔很大的位置.
你的初戀故事又是如何?
你仍然記得她嗎?還是已不願想起呢?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拎不起,放得低

人越大,便越能放得低,但同樣地,亦很難拎得起.
十多歲的時侯,我很容易便喜歡上一個人,很容易會將一個人放在心里面,然後向全世界宣佈我喜歡她.每日會留意她的一舉一動,每日一定會爭取時間同她聊天,上堂的時侯思考一下一陣間同她傾的話題,小息買野食的時侯盡量排在她後面.每日的生活就是這樣.
後來,當我失去她的時侯,我也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把她放下.主要的原因,係我一直以為她係唯一.
就好似咖啡師說”我要沖一杯專屬的咖啡給你”一樣,呢句說話他和每一個入店里的客人都是這樣說,每一杯咖啡也是唯一,也其實沒有真正的唯一.
就像那個女孩,初時遇到的時侯我以為她是唯一,失去了之後,又遇到另一個唯一,然後又另一個.在我遇到幾個不同的女孩之後,我發現她們是多麼的相似,原來咖啡就是咖啡,女孩就是女孩.
然後,我漸漸變成一個拎不起,放得低的人.
我不清楚這是好還是不好,但卻是一個自然進程.
有時真想問16歲的那個自己,這樣的進化,你滿意嗎?
現在我不會希望自己能放低一個人,我反而希望我仍然可以,將一個人,好好的放在心里,可以很容易便”拎得起”.

Standard
喜歡Zara 的女孩

喜歡ZARA 的女孩 (二)

和SC唱完K之後,我們就好像一般人一樣,Whatsapp 一下,在我的眼中,我們有好多共通點,我們都喜歡文學,喜歡寫Blog,喜歡看戲,喜歡食飯,喜歡戀愛.而事實上是怎樣,我想是我們都寂寞吧.
一直以來,我以為麻煩係一個貶義詞.但認識了SC之後,我發現,麻煩,對於某些人來說,是一個吸引力.所以下一次.我話你麻煩,其實是在讚你.
點解我咁講?有一日,SC Whatsapp我,有一段野係她的前度寫的,大意是說,他終於放下SC啦,整個人輕鬆了很多,SC 看了就很不高興,但是係你自己說分手的.原來這些就是港女,吃不到的葡萄是甜的.於是SC決定要去借酒消愁,而亦沒有叫我去.
原本她這個不受歡迎的舉動,應該不被理會,但卻令我一整晚睡不好.
到了早上,我在做Gym,她告訴我,她原本的工作被取消了,我那天又放假,於是我即興的陪她吃早餐.到了太古城,那個商場那天離奇地靜,SC那天戴了黑框眼鏡,T shirt,牛仔褲,一身學生打扮,我竟然有一種錯覺,好像和她已認識了很久,亦都吃了好多次早餐,午餐,晚餐.原來平凡也是一種魔力,會令你感到一切也似曾相識.
“你戴眼鏡幾靚.” 我說.呢一句係真心話,雖然她未必明白我真正的意思是甚麼.
吃了大家樂之後,我們發現商店都還未開門,於是又即興地去了西貢.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