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ason

太平館

今天, 我想來一次時光倒流的旅程, 今天, 我來到太平館。
以前我覺得, 太平館是一個笑話, 用刀义食鼓油雞翼, 乾炒牛河, 聽到有個朋友去太平館食生日飯, 好難想像她食呢兩道茶餐廳菜式做生日晚餐。 太平館成個概念真的很香港精神, 就是, 扮野呀。茶餐廳扮西餐廳, 扮野, 就是香港傳统。
但今天, 我一個人, 卻陶醉在舊香港的情懷中。
我回到六十年代, 我甪左手拿着咖啡杯,盤算着何時去南洋。
原來時空交錯是一種很容易會出現的感覺,有多少記憶,屬於我的,與不屬於我的。
食物, 味道不錯, 但令我更懷念的,是六十年代那一種不慢不快的步調,聽一首歌可以聽一年, 愛一個人可以愛一世。還有, 那個時代的香港, 知道自己的位置, 即使那是借來的。
今天我們剩下的, 希望不只是一頓兩小時的午餐吧。

Advertisements
Standard
By Jason

Say No to 茶餐廳

我好唔鐘意茶餐廳! 有人話,豆腐火腩飯係男人的浪漫,我完全唔同意!
我食飯,除了為飽,維持生命,仲係為了開心.去荼記,都要四,五十蚊一餐,啲食物,毫無性格特色都算啦,最大問題係個環境!
對面枱個阿伯係度咳,掃地阿姐掃親我隻腳,個待應好似玩飛碟咁飛個碟頭飯埋來.
食食吓碗面發現有條頭髮, 搭枱的男生對住電話講粗口,話係貼錢買難受都不為過.
去得多茶餐廳,個人都會粗俗D,仲點樣做Gentleman 呀.
怪得知香港咁少作家,去茶餐廳,莫講話作文,諗野都諗唔到呀!去茶餐廳,很快你就會患上思考困難症.

下午三時十五分,茶餐廳內,
“一杯凍奶茶呀,唔該!”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