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拎不起,放得低

人越大,便越能放得低,但同樣地,亦很難拎得起.
十多歲的時侯,我很容易便喜歡上一個人,很容易會將一個人放在心里面,然後向全世界宣佈我喜歡她.每日會留意她的一舉一動,每日一定會爭取時間同她聊天,上堂的時侯思考一下一陣間同她傾的話題,小息買野食的時侯盡量排在她後面.每日的生活就是這樣.
後來,當我失去她的時侯,我也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把她放下.主要的原因,係我一直以為她係唯一.
就好似咖啡師說”我要沖一杯專屬的咖啡給你”一樣,呢句說話他和每一個入店里的客人都是這樣說,每一杯咖啡也是唯一,也其實沒有真正的唯一.
就像那個女孩,初時遇到的時侯我以為她是唯一,失去了之後,又遇到另一個唯一,然後又另一個.在我遇到幾個不同的女孩之後,我發現她們是多麼的相似,原來咖啡就是咖啡,女孩就是女孩.
然後,我漸漸變成一個拎不起,放得低的人.
我不清楚這是好還是不好,但卻是一個自然進程.
有時真想問16歲的那個自己,這樣的進化,你滿意嗎?
現在我不會希望自己能放低一個人,我反而希望我仍然可以,將一個人,好好的放在心里,可以很容易便”拎得起”.

Advertisements
Standard
喜歡Zara 的女孩

喜歡Zara 的女孩-(三)

今天的SC完全不在狀態,神情比上一次見她更呆滯.她原本細小的眼睛,由於心情不佳的關係被眯得更小,我看不見她的眼珠,也看不懂她的眼神.她說,她昨夜喝醉了,然後她今天感到自己仍在夢中.我們去到西貢碼頭,沿着海邊,找到一些大石,然後坐下.她完全不說話,我感到不知所措,只好靜靜地等待,好像我們有無盡的時間,跳脫了香港的嘈雜擠擁, 我們兩個彷彿在夢中相見.
我忍不住,便說出我的心底話,”你做乜唔講野啊?喂你個樣好串呀,我望一望都覺得被串親呀!”
“係呀,我個樣係咁,你唔好望.”
她終於說話了,之後我們又聊了一些其他事.她告訴了我她的過去.原來她的父親有精神及強迫症,但沒有求醫,她的母親,因為想家庭完整,亦唔願意離婚,令她的家庭生活自小已不愉快.我十分震驚,問她: “咁你有冇受到影響?”
她縮作一團,雙手抱頭,用她陰柔的聲音,承認說”我係有D情緒問題.一個人在夜晚的時係,有些時侯會Depressed,狂哭.之前我仲有社交焦慮症,去到自修室,會覺得所有人望住自己!我平時沒甚麼事都不會出街.仲有少少强迫症,夜晚睡不着會不斷Refresh新聞.”
我聽着,努力地安慰着她.內心卻感到害怕.為甚麼我随意認識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是這樣極端.
在浪漫的西貢,悠閒的 Easter Monday,我卻誤打誤撞地和她一起過,感覺就像在飲黑咖啡時,放上Salt and Pepper 一樣.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