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ason, 反佔中

Facebook 與佔中


佔中事件持續了一個禮拜, 到現在仍沒有停止的跡象, 我不禁要問一句,”究竟這件事要持續多久?”
唔通真的如我個朋友所講, “分分鐘搞到聖誕!” 這樣會唔會誇張咗D?
呢幾日一打開Facebook, 那些食飯Post, 飲野Post, Travel Post 全都不見了, 有的是各方人士的表態 ,
“我今日會去飲, 旺角見!”
“支持香港警察!”
當然, 我這里所節錄的是較温和的, 仲有就是一堆粗口罵戰, 互相稱呼為”五毛”,”黄巾賊”, “藍屍帶”。
這麼難聽的稱呼, 大概只有香港人先講得出。
一向以來, 悶悶地, 就上Facebook 輕鬆一下, 睇吓D friend 去旅行, 食大餐的相, 都叫做望梅止喝啦。
但這一個星期多來, 輕鬆的Facebook 不見了, 歡樂的Facebook 不見了, 一上Facebook 就好似上戰場一樣, 真係令人無晒心情, 無眼睇呀。
其實大家也要想一想佔中是為了甚麼。
平心而論, 如果係可以改變了一些事情, 那也許也是值得做。
但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 只是影響了民生, 加強社會分化, 仲引了一班人出來搗亂。
難道那些學生們真的以為自己係為民請命, 做着對的事?
SCMP 02JUL14 NS CHATER18  DW__4386A.JPG

Advertisements
Standard
By Jason, 反佔中

我認, 我反佔中


我認, 我反佔中。
反佔中的, 唔係只係得一些阿叔阿伯。我是年輕人, 我都親身體會了我們呢一代年輕人在香港機會真的少了好多。就算你外国名牌大學畢業, IQ 130, the point is, 香港冇咁多飯碗俾你争, 就算有飯碗, 里面都冇飯嘅! 咁但係點呢, 你上街遊行, 阻住條路, unfriend 你 facebook 的”friends”, 就算真係俾你換埋個特首, 都唔會解決到呢個結構性社會問題。
占中人士唔明白, 他們咁做, 傷害了一些人之餘, 亦不會解決到佢想解決的問題。
香港的問題, 係民生問題, 唔係話禁個制就搞掂, 現在不是整電腦。
所謂的民主選舉, 只會帶來沒有最差, 只有更差的局面。
而且, 另一方面, 現在荒謬的事情是, 支持警察, 反佔中的人, 反成了罪人, 隨時俾人unfriend, 用粗口罵!
我,
反佔中,
唔代表我支持共產主義。
我只是反對佔領中環, 佔領銅鑼灣這個行為。
成件事反映了甚麼? 某些黃巾人士心胸狹窄, 非友即敵。我估唔到咁多香港人咁唔文明, 同中學時玩小圈子, 排擠同學有乜分別?

Occupy-Central-protest-

Standard
By Jason

黑白配

每個愛情故事,都有一個遺憾.
因為如果沒有遺憾,那已經是一段愛情關係,兩個人在這段關係中,簡單地生活着,當然就不會有一個人,在深夜12點,坐在電腦面前,充當作家,把一切寫成故事吧.
我甚至認為,所有愛情故事,都是因為有一個人,在深夜睡不着而出現的.
那一天,偶然再聽到這一首歌,心理上的錯覺,讓我感到時間一下子回到2006 年,我是學生時代的我,住在San Francisco,你的香味,你的眼神,你的一切,我仍然感到熟悉.
以前聽到有人話,10年前的事,感覺好像昨天一樣,我係唔會相信,但今日,我真的有這一種感覺.
青春好像被鎖在某一個時空里,我們則頭也不回地向前跑,停下來,回頭一看,原來”我們”已離我這麼遠了.
這些年有很多的承諾未兌現,但是又有一些新的承諾出現了.
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我們來不及維繫,成為了一個個遺憾.因為遺憾,成就了一個作家.

Standard
By Jason

回到大學時

總是有點懷念從前的時光,也不是说以前的生活比較美好,而是,從前的自己比較單純吧。
所以,在我眼中,世界是美好的。
從前的我,不用擔心在街逛着,然後被California Fitness 的‘Coach’捉去做運動減肥,去美容院按摩又話要安排你做淋巴機。認識了一個女孩,見了數次後,她開囗同我sell 保險.從前的我,心目中沒有騙子這回事.
從前的我們, 一心一意地去喜歡一個人,一件事,然後義無反顧的去追求.但是,又由甚麼時侯開始,心態轉變了呢?
也許是, 當我一心一意地去追求, 結果又不如我所願時, 當我漸漸地花了很多氣力, 卻沒有結果時.
也許就是這些看似無關的大小事, 夾雜在一起的時候, 對我產生了一種, 我自己也估計不到的影響, 這個情形就好似你不斷在沙灘上寫字, 砌城堡, 之後海浪會沖過來, 然後所有事都不留痕跡, 所有事都從頭來過. 當你經歷過幾次這樣輪轉的過程, 你還有心機去玩這個遊戲嗎?
現在的我,見了某個女孩,天真無邪的笑容時,我還可以打從心底去相信嗎?
你,可以嗎?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