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ason

太求其

Miss C 話 ,”你最近的感情煩惱, 都可以用3個字總結, “太求其”。”
“係? 但你之前又叫我唔好太揀擇?”
“我叫你唔好太揀擇, 但都唔係求其成咁。”
我說, 我明白, 我最近的dating life 太極端了。 有一陣子, 我突然好懷念學生生活, 便用盡辦法去識D大學生, 然後去溝佢地。因為我想重拾那種青春感覺。之後, 又感到自己三十而立,想認識一D成熟D 嘅, 便好奇妙地識了比自己大幾年的。
我說,其實用4個字總結 ,”飢不擇食”。
究竟自己想點? 在呢刻步伐有點亂時, 不妨以笑聲總結。
那些事情, 總是經歷的時侯好深刻, 講出來的時侯好好笑,
到有一日記憶開始模糊時, 才有勇氣把它寫成故事, 然後發現, 這個故事已完結了很久。

Advertisements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拎不起,放得低

人越大,便越能放得低,但同樣地,亦很難拎得起.
十多歲的時侯,我很容易便喜歡上一個人,很容易會將一個人放在心里面,然後向全世界宣佈我喜歡她.每日會留意她的一舉一動,每日一定會爭取時間同她聊天,上堂的時侯思考一下一陣間同她傾的話題,小息買野食的時侯盡量排在她後面.每日的生活就是這樣.
後來,當我失去她的時侯,我也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把她放下.主要的原因,係我一直以為她係唯一.
就好似咖啡師說”我要沖一杯專屬的咖啡給你”一樣,呢句說話他和每一個入店里的客人都是這樣說,每一杯咖啡也是唯一,也其實沒有真正的唯一.
就像那個女孩,初時遇到的時侯我以為她是唯一,失去了之後,又遇到另一個唯一,然後又另一個.在我遇到幾個不同的女孩之後,我發現她們是多麼的相似,原來咖啡就是咖啡,女孩就是女孩.
然後,我漸漸變成一個拎不起,放得低的人.
我不清楚這是好還是不好,但卻是一個自然進程.
有時真想問16歲的那個自己,這樣的進化,你滿意嗎?
現在我不會希望自己能放低一個人,我反而希望我仍然可以,將一個人,好好的放在心里,可以很容易便”拎得起”.

Standard
Carolyn 公主

和公主喝下午茶

Carolyn 公主教的中學,是有夏令時間的,下午2:55 pm,我收到她的Whatsapp,” What are you doing? Want to have tea with me?” 身為全職作家的我,原本都想打稿,反正缺乏靈感,便出去食個下午茶吧.”誠品旁的Cafe Habitu,see you in half an hour.”
“Hi Jason.” 她如常用她那高八度的聲線跟我熱情地打招呼.
“Hi Carolyn.”
現在是下午3:30 pm,我們在Cafe內,Carolyn 帶着她那蓋着半個臉的特大太陽眼鏡,大動作地向我揮手.
“我還帶了一大叠English Composition 來改,簡直係寓工作於娛樂.”
“哈哈,你真識嘆.”
“來這里就梗係要飲Rose Latte 啦,好好飲架.”
“我要Espresso 得啦.”
等咖啡來了之後,她立刻把iphone 給我,”Hey,你幫我影相呀.”
說着便拿起咖啡杯,擺起姿勢來.
“好啦,我影咗兩張啦.”
“俾我睇一下,俾我睇一下.”接着她把iphone 搶回.
“咦,影得唔係幾好,再影過,再影過.”
我又幫她影了三張相.
“呢幾張終於okay啦.Oh wait, 我唔記得戴Sunglassses!!”
“吓?!”
“Jason, 唔該你同我再影多幾張.”
“好啦.”我無奈地說.
“Thank you!!You are so nice!”
一個Tea Time,又變了她的攝影大會.
“好.等我即刻Post上Facebook 先.”
十分鐘後,她興奮地拿着iphone對着我說,
“你睇吓,已經有19個like了.”
“喂Jason,你唔好掛住在電腦度打字啦.”
“哦冇呀,執番靚份稿..”
如果她知道我此刻係打緊這一個關於她的文章的話,不知道會點呢?
audrey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