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ason, 反佔中

Facebook 與佔中


佔中事件持續了一個禮拜, 到現在仍沒有停止的跡象, 我不禁要問一句,”究竟這件事要持續多久?”
唔通真的如我個朋友所講, “分分鐘搞到聖誕!” 這樣會唔會誇張咗D?
呢幾日一打開Facebook, 那些食飯Post, 飲野Post, Travel Post 全都不見了, 有的是各方人士的表態 ,
“我今日會去飲, 旺角見!”
“支持香港警察!”
當然, 我這里所節錄的是較温和的, 仲有就是一堆粗口罵戰, 互相稱呼為”五毛”,”黄巾賊”, “藍屍帶”。
這麼難聽的稱呼, 大概只有香港人先講得出。
一向以來, 悶悶地, 就上Facebook 輕鬆一下, 睇吓D friend 去旅行, 食大餐的相, 都叫做望梅止喝啦。
但這一個星期多來, 輕鬆的Facebook 不見了, 歡樂的Facebook 不見了, 一上Facebook 就好似上戰場一樣, 真係令人無晒心情, 無眼睇呀。
其實大家也要想一想佔中是為了甚麼。
平心而論, 如果係可以改變了一些事情, 那也許也是值得做。
但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 只是影響了民生, 加強社會分化, 仲引了一班人出來搗亂。
難道那些學生們真的以為自己係為民請命, 做着對的事?
SCMP 02JUL14 NS CHATER18  DW__4386A.JPG

Advertisements
Standard
By Jason, 反佔中

我, 反佔中, 但我可以做甚麼 ?

作為一個愛好和平的反佔中人士, 我, 反佔中, 但我可以做甚麼?
難道我出街去佔西環, 以表達反佔中訴求?
我亦唔會選擇去到銅鑼灣, 旺角, 當街當巷和黃巾人士對罵。
我亦唔會花費金錢, 去星島日報, 經濟日報登廣告, 說明我反佔中。
我們是沈默的大多數, 我們甚至不會在Facebook Status 打句粗口話任何人。
我們甚至見到很多中肯的言論, 也沒有share 出去, 為甚麼一個人說出事實真相要怕被罵?
全城陷入瘋狂罵戰, 很多亳無Logic 的黄巾人士, 發表一堆負面言論, 誤信謠言, 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 而當中很多都是 Highly Educated 人士, 都真係令我好失望。
因為這又是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例子, 又是聰明人被愚人欺負的例子!
作為一個愛好和平的反佔中人士, 除了不參與罵戰, 我們還可以做些甚麼?

no

Standard
By Jason, 反佔中

我認, 我反佔中


我認, 我反佔中。
反佔中的, 唔係只係得一些阿叔阿伯。我是年輕人, 我都親身體會了我們呢一代年輕人在香港機會真的少了好多。就算你外国名牌大學畢業, IQ 130, the point is, 香港冇咁多飯碗俾你争, 就算有飯碗, 里面都冇飯嘅! 咁但係點呢, 你上街遊行, 阻住條路, unfriend 你 facebook 的”friends”, 就算真係俾你換埋個特首, 都唔會解決到呢個結構性社會問題。
占中人士唔明白, 他們咁做, 傷害了一些人之餘, 亦不會解決到佢想解決的問題。
香港的問題, 係民生問題, 唔係話禁個制就搞掂, 現在不是整電腦。
所謂的民主選舉, 只會帶來沒有最差, 只有更差的局面。
而且, 另一方面, 現在荒謬的事情是, 支持警察, 反佔中的人, 反成了罪人, 隨時俾人unfriend, 用粗口罵!
我,
反佔中,
唔代表我支持共產主義。
我只是反對佔領中環, 佔領銅鑼灣這個行為。
成件事反映了甚麼? 某些黃巾人士心胸狹窄, 非友即敵。我估唔到咁多香港人咁唔文明, 同中學時玩小圈子, 排擠同學有乜分別?

Occupy-Central-protest-

Standard
By Jason

放下

是時侯對某一個故事放下了。
只有這樣, 新的故事才會發生!
真想不到, 像我這樣一個科學化的人, 前一陣子, 也忍不住去了問塔羅牌。
牌中對我未來六個月的愛情生活, 說得很差, 然後, 我心想, 乾脆也休息一下吧。
也許真的時機未到, 那也沒辦法。
但其實你永遠也不會知道塔羅牌準不準, 因為當你看見牌的那一刻, 你的一些想法改變了, 然後, 你的行為也改變了。
所以最後塔羅牌所說的, 也沒有發生。
也許塔羅牌只是把你心中所想的, 放大及確認吧。
而我只把他當作一個休息的期限。
休息過後, 又再上路了。
離開, 是為了回來。

Standard
By Jason

緣份

總是以為我們有很多時間。
總是以為下次我們會再相見。
然後, 匆匆數個月又過去, 我是不是該任由你從我的生活中淡出?
人跟人, 聚在一起, 需要緣份。
而很多事是沒有下次的,即使說好了也是一樣。
因為承諾最大的作用,也許, 就是不被兌視。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因為一個女孩

你曾經係一個數學教師.你在美國大學里修讀數學,然後畢業後經常被問到”為何會讀Science?” 每一次,你其實都好想告訴對方,這是一個可笑的約定,但是又覺得太幼稚了,所以說不出口.
中六那一年你失戀了,你很傷心,選大學的時侯原本你是想選藝術設計系的.但是你發現你一思考藝術你就用到情緒,一運用到情緒你就想起那個女生.
有一天,你告訴自己,你不想再想起她了,於是你選了一個最科學的系-數學糸.
當你在做着Calculus 的題目的時侯,不會有任何心里上的不適,反而有一種安穩的感覺.
而這樣一來,她又像一個紋身一樣,變成你不可磨滅的一部份.
多年之後,你沿路走來,輾轉成為作家,好像過了這麼多年,你又回到了藝術.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你終於成為你自己了.
而她,也成為了你寫故事的其中一個原因.
下次有人再問你 “為何會讀數學?”時,也許你會微笑,然後把真相告訴她.
”這是,因為一個女孩…”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有一種不愛,叫仍然愛

有一種不愛,叫仍然愛.這是看似矛盾的事實.
如果真的不愛,根本不用提起這件事.
如果有一個人,他常常提起另一個人,在言談中提起她,在文章中提起她.那麼即使他將她說得多麼差,多麼多缺點,他始終對她仍是很重視的.這個人仍然在他心目中有很重要的地位.
說了這麼久,我是在說我自己.
當我開始寫作後,我才發現,我的初戀仍在我心目中佔很大的位置.
你的初戀故事又是如何?
你仍然記得她嗎?還是已不願想起呢?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