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ason

太平館

今天, 我想來一次時光倒流的旅程, 今天, 我來到太平館。
以前我覺得, 太平館是一個笑話, 用刀义食鼓油雞翼, 乾炒牛河, 聽到有個朋友去太平館食生日飯, 好難想像她食呢兩道茶餐廳菜式做生日晚餐。 太平館成個概念真的很香港精神, 就是, 扮野呀。茶餐廳扮西餐廳, 扮野, 就是香港傳统。
但今天, 我一個人, 卻陶醉在舊香港的情懷中。
我回到六十年代, 我甪左手拿着咖啡杯,盤算着何時去南洋。
原來時空交錯是一種很容易會出現的感覺,有多少記憶,屬於我的,與不屬於我的。
食物, 味道不錯, 但令我更懷念的,是六十年代那一種不慢不快的步調,聽一首歌可以聽一年, 愛一個人可以愛一世。還有, 那個時代的香港, 知道自己的位置, 即使那是借來的。
今天我們剩下的, 希望不只是一頓兩小時的午餐吧。

Standard
By Jason

離魂記

偶然之下, 聽了周國賢的 離魂記 , 感受頗深的。所以, 也來寫一篇歌評。
這首歌, 主要是講前世今生的一段愛情, 一開始是男主角病中在床上離世, 雖然軀殼消失了,但靈魂仍在,然後, 看着自己的伴侶和不同的人相戀, 再失戀, 這樣的過了幾段感情後, 伴侶發現自己仍是愛着男主角。但男主角也不能做甚麼, 只能叫她 “要放得開 愛是註定這生 令你死去活來
緣來緣盡 那位又開始再等待”
我認為歌詞說得很好, 有些時侯, 緣份盡了, 只可以遠遠地看着她, 叫對方放下, 其實最需要放下的是自己。
如果有一天, 我都不會說放下了, 那時就真的放下了。
在這之前, 盡興書寫愛情, 偶然Random Dating。

Standard
By Jason

最難的是要把她記住

要忘記一個人並唔難, 最難的是要把她記住。
所以我們每天反覆地, 看她的照片, 看她的Facebook 動態, 心中會浮起你與她的對話, 然後再跟朋友提起她。
這樣是在做甚麽? 根本就是每天在温習, 像以前讀書一樣, 不斷看不斷看才不致於忘記。
所以that’s why 忘記只需要一秒, 因為有一秒你感到累了, 感到唔知為乜, 你決定不再温習你同她的過去。
於是下一秒就忘記了。
我記得, 係因為我想。
我忘記, 純屬自然。

Standard
By Jason

第二志願

朋友告訴我, 那個女孩是他的第二志願。
他的傷心, 是因為都已經是第二志願, 已經是後備, 沒有了就會好冇安全感。
看似好冇Logic, 但又反映了大部份香港人的狀況, 由小到大, 由揀學校, 揀Major, 揀公司, 揀職業, 揀情人, 我們有多少次真正揀了我們的第一志願? 好多時, 會有個人會走出來叫我們妥協, 然後我們都習慣了妥協, 我們的策略是, 報第一志願, 但總會找幾個後備。 所以有時發現後備落空了, 我地會”冇安全感, 有D擔心”。
如果朋友唔怕忙, 可以多找幾個後備。
又可能有一日他會明白到, 一時感情的落空, 未必係一件壞事。
和不合適的在一起, 不代表是增廣見聞。

Standard
By Jason

手機調情上癮症

朋友告訴我, 那個女孩是他的第二志願。
“那即是話你也不是有多喜歡她? 那你又何來傷心? 仲同我講話你集中唔到精神工作, 要我特登出來開解你?!”
我都唔知好嬲定好笑,大感不解。
“不是呀, 就是因為她是我的第二志願, 我才那麼受打擊, 連後備都不理我了, 那多沒安全感?”
也許, 他有他的道理, 也許, 他說出這句話, 是代表他很久沒有去追求他的第一志願了。
如果他有去追求他的第一志願, 那麽他會發現, 那個”第二志願” 只是閒人一個。
“也是的, 因為我都願意妥協了, 但是她也不願意給我妥協的機會。”
“如果有一天, 她給了你這個機會, 也許, 你又會天天來找我訴苦了。
其實你是想要有個人, 不是想要這個人。
還有,你患了的是調情上癮症。”
“吓?乜有D咁嘅症架?”
“梗係有啦。”
“乜調情可以上癮咩?”
“乜都可以上癮架, Facebook, Instagram, Whatsapp, 咖啡, 而你患的是手機調情上癮症! 不過唔駛擔心呀, 呢個症好普遍架, 你有一樣野, 好地地, 突然無咗, 你係咪覺得周身唔舒服?”
“係呀!”
“你明明覺得佢唔特別吸引, 唔特別好, 仲講得出佢係後備, 但你竟然有D掛住佢?”
“係呀!全中”
“呢D就係手機調情上癮症的徵狀啦。”
“咁有冇解救辦法架?”
“有。”

Standard
港女大觀園

Skout 嘅Profile相點可以唔PS~!?

有些朋友無聊就會在Skout 識女仔, 而上咗Skout 你會發現, 點解呢個香港好似周街都係靚女咁? 平時又唔覺。
初時, 你會好開心, 好似入咗去一個童話故事一般, 你一search, “中西區”, “女性”, 一彈出來, 全部都靚架!
你第一個感覺係,”嘩,咁多選擇,點揀呀?” 原來個世界咁美好架。
接着, 你同佢地每一個say “Hi”, 10 個里面有3個回你, 之後你地繼續傾,有一日傾傾吓, 有好多會突然之間唔回你, 我有些朋友成日向我complain 個女仔唔回佢, 我就同佢講, “點解人地要回你呢?” 我的朋友只有無言以對。
之後我的朋友 P 同個女仔傾了成個月Whatsapp, 好不容易約了個女仔出來, 未約出來之前, 朋友P 同我講, 這個女生相中就像天使一樣, 而且好乖, 成日放咗工就返屋企食飯, 無出去玩。
那天, P 同佢相約在泰国餐館, 一見面, “oh my god, 怎麼相同真人差這麼遠?”
相中及Whatsapp中的她就是, 有氣質, 斯文,在中環工作的小女人。
面前的她, 是一個帶着MK 氣息的港女, 中女, 皮膚不佳, 一臉俗氣。
一見面即開口說,”你竟然可以遲過我?”
在飯局中,他們找不到半點相似的地方。
那女生就是在說, 她不喜歡讀書, 中學畢業之後,18歲就在服裝店工作, 工作了18 年,平常就是吃喝玩樂, 旅行,陽光與海灘。語氣中帶點粗豪,也感受到她性格剛烈,脾氣暴燥。
其實這些也沒有問題。
重點是她的相和她在whatsapp表現出來的性格,跟真人一點也不像, 甚至係完全相反。
朋友P 說, “佢係咁唔緊要,都俾個心理準備我呀!”
我說,
“Well, 她寫 “中西區”, 但其實住青衣。
Profile Pic 似28, 但其實36 歲, 樣似38歲。
照理推斷, Profile Pic 點可以唔PS?
簡直係常識。”
P 聞言, 恍然大悟, 開始研究自拍及PS 技巧。
第二天, 他的Whatsapp profile pic 變了chok 樣型男。
這年頭,
不PS,你就輸了。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