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ason

最難的是要把她記住

要忘記一個人並唔難, 最難的是要把她記住。
所以我們每天反覆地, 看她的照片, 看她的Facebook 動態, 心中會浮起你與她的對話, 然後再跟朋友提起她。
這樣是在做甚麽? 根本就是每天在温習, 像以前讀書一樣, 不斷看不斷看才不致於忘記。
所以that’s why 忘記只需要一秒, 因為有一秒你感到累了, 感到唔知為乜, 你決定不再温習你同她的過去。
於是下一秒就忘記了。
我記得, 係因為我想。
我忘記, 純屬自然。

Standard
By Jason

第二志願

朋友告訴我, 那個女孩是他的第二志願。
他的傷心, 是因為都已經是第二志願, 已經是後備, 沒有了就會好冇安全感。
看似好冇Logic, 但又反映了大部份香港人的狀況, 由小到大, 由揀學校, 揀Major, 揀公司, 揀職業, 揀情人, 我們有多少次真正揀了我們的第一志願? 好多時, 會有個人會走出來叫我們妥協, 然後我們都習慣了妥協, 我們的策略是, 報第一志願, 但總會找幾個後備。 所以有時發現後備落空了, 我地會”冇安全感, 有D擔心”。
如果朋友唔怕忙, 可以多找幾個後備。
又可能有一日他會明白到, 一時感情的落空, 未必係一件壞事。
和不合適的在一起, 不代表是增廣見聞。

Standard
By Jason

很高興認識你

有些人, 總是能給你安心的感覺。 即使她甚麼也沒做, 只是知道她在你身旁, 就足以令你心中有一種温暖的感覺。
每一天, 在簡單的生活中, 帶點忙亂的步伐, 心情總是很難平靜下來。
全因有你的存在, 每天數句簡單的問侯, 令我找到歇息的空間。
“很高興認識你!”

Standard
By Jason

放下

是時侯對某一個故事放下了。
只有這樣, 新的故事才會發生!
真想不到, 像我這樣一個科學化的人, 前一陣子, 也忍不住去了問塔羅牌。
牌中對我未來六個月的愛情生活, 說得很差, 然後, 我心想, 乾脆也休息一下吧。
也許真的時機未到, 那也沒辦法。
但其實你永遠也不會知道塔羅牌準不準, 因為當你看見牌的那一刻, 你的一些想法改變了, 然後, 你的行為也改變了。
所以最後塔羅牌所說的, 也沒有發生。
也許塔羅牌只是把你心中所想的, 放大及確認吧。
而我只把他當作一個休息的期限。
休息過後, 又再上路了。
離開, 是為了回來。

Standard
By Jason

黑白配

每個愛情故事,都有一個遺憾.
因為如果沒有遺憾,那已經是一段愛情關係,兩個人在這段關係中,簡單地生活着,當然就不會有一個人,在深夜12點,坐在電腦面前,充當作家,把一切寫成故事吧.
我甚至認為,所有愛情故事,都是因為有一個人,在深夜睡不着而出現的.
那一天,偶然再聽到這一首歌,心理上的錯覺,讓我感到時間一下子回到2006 年,我是學生時代的我,住在San Francisco,你的香味,你的眼神,你的一切,我仍然感到熟悉.
以前聽到有人話,10年前的事,感覺好像昨天一樣,我係唔會相信,但今日,我真的有這一種感覺.
青春好像被鎖在某一個時空里,我們則頭也不回地向前跑,停下來,回頭一看,原來”我們”已離我這麼遠了.
這些年有很多的承諾未兌現,但是又有一些新的承諾出現了.
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我們來不及維繫,成為了一個個遺憾.因為遺憾,成就了一個作家.

Standard
By Jason

回到大學時

總是有點懷念從前的時光,也不是说以前的生活比較美好,而是,從前的自己比較單純吧。
所以,在我眼中,世界是美好的。
從前的我,不用擔心在街逛着,然後被California Fitness 的‘Coach’捉去做運動減肥,去美容院按摩又話要安排你做淋巴機。認識了一個女孩,見了數次後,她開囗同我sell 保險.從前的我,心目中沒有騙子這回事.
從前的我們, 一心一意地去喜歡一個人,一件事,然後義無反顧的去追求.但是,又由甚麼時侯開始,心態轉變了呢?
也許是, 當我一心一意地去追求, 結果又不如我所願時, 當我漸漸地花了很多氣力, 卻沒有結果時.
也許就是這些看似無關的大小事, 夾雜在一起的時候, 對我產生了一種, 我自己也估計不到的影響, 這個情形就好似你不斷在沙灘上寫字, 砌城堡, 之後海浪會沖過來, 然後所有事都不留痕跡, 所有事都從頭來過. 當你經歷過幾次這樣輪轉的過程, 你還有心機去玩這個遊戲嗎?
現在的我,見了某個女孩,天真無邪的笑容時,我還可以打從心底去相信嗎?
你,可以嗎?

Standard
By Jason, 神秘的初戀

因為一個女孩

你曾經係一個數學教師.你在美國大學里修讀數學,然後畢業後經常被問到”為何會讀Science?” 每一次,你其實都好想告訴對方,這是一個可笑的約定,但是又覺得太幼稚了,所以說不出口.
中六那一年你失戀了,你很傷心,選大學的時侯原本你是想選藝術設計系的.但是你發現你一思考藝術你就用到情緒,一運用到情緒你就想起那個女生.
有一天,你告訴自己,你不想再想起她了,於是你選了一個最科學的系-數學糸.
當你在做着Calculus 的題目的時侯,不會有任何心里上的不適,反而有一種安穩的感覺.
而這樣一來,她又像一個紋身一樣,變成你不可磨滅的一部份.
多年之後,你沿路走來,輾轉成為作家,好像過了這麼多年,你又回到了藝術.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你終於成為你自己了.
而她,也成為了你寫故事的其中一個原因.
下次有人再問你 “為何會讀數學?”時,也許你會微笑,然後把真相告訴她.
”這是,因為一個女孩…”

Standard